首页 > 新闻 > 台湾 > 正文

一家深绿,这一次他却怒呛蔡英文

这是《台湾一周》的第53期

台卫生福利部门负责人陈时中

疫情发生一个月后 陈时中终于改口同意普筛

台湾疫情延续,虽然每天的确诊人数保持平稳且看似有下降的趋势,但死亡人数却在不断攀升,至6月13日,已经死亡437人,死亡率3.38%,远超过世界平均。迄今还有1780名重症患者,六十岁以上占比70%,情况很不乐观。而其中更让人警惕的是,死后确诊的比例相当高。

以台湾地区流行疫情指挥中心6日通报为例,36例死亡病例中就有13例是“死亡后才确诊”,占比超过三分之一。在这天的死后确诊中,包括独立媒体人易小文。两天后,某亲绿媒体电视台一名48岁的摄影突然死在公司的厕所,同样是死后确诊,造成该电视台的震荡。台北法院还对前期台北市死亡人口进行尸检,竟找出27人是感染者。死后确诊人数之多,也说明台湾疫情之所以至今没有消停的迹象,就是因为大量的无症状感染者依旧活跃在社会上,没有人察觉。媒体人黄暐瀚称接到过一位警察的陈情,该警察说他和4名同事曾经去查验一位暴毙在家的死者,通过联系死者朋友,知其有一些感染症状,结果无论通报法院还是卫生部门,都被推诿不肯安排进行尸检,直到最终不了了之。但这5位警察作为密切接触者,也没有得到相应的检查,以致自己与其家人都生活在惶惶不安中。

12日,陈时中解释说整体数字没有往下掉,主要还是家户感染持续发生。他也终于松口,要早期快速找出病人,要在基层医疗、企业推快筛,接下来也会推居家自筛。但是之前,陈时中坚决反对普筛,甚至将普通民众购买快筛试剂自检视为非法。即便在疫情暴发以后,陈时中还说,普筛没有目标性、也没有时机点,意义非常低,扬言普筛会损害医疗量能,拖慢疫调速度,反而削弱防堵能力。

但不普筛造成疫情不严重的假象,使疫情始终得不到真正的缓解。

陈时中不肯普筛的真相是前期缺乏防疫部署,以致无论是普筛,还是医疗资源都普遍不足,在错误资讯以及医疗确实紧张的情况下,连柯文哲都呼吁没有症状的人要去普筛。这样一来,大量无症状感染者与家人生活在一起,使病毒在家人中传染。

岛内唯有新北市长侯友宜一直坚持尽可能的普筛,所以也只有新北的确诊者始终居高不下,但这却成了绿营攻击侯友宜的口实。因果倒置,自欺欺人,也造成岛内官员更加回避真相。

新北市长侯友宜到养老院视察长者施打疫苗情况

高端疫苗宣布二期试验解盲成功 引起学界更大质疑

台湾疫苗研发企业高端疫苗终于发布了二期解盲实验的结果,数值看上去非常不错,高端宣布解盲实验成功。这一结果可能事先已有人知道,导致已经连续六个跌停板的股票忽然进入大量资金,在宣布解盲结果前一日开始发力,连续三个涨停。短短前后几日,股票冰火两重天,也难怪赵少康一直质疑民进党不是发展疫苗,而是在炒股票。而有网友更是质疑,蔡英文迄今几次公开讲话,无不与疫苗有关。

高端疫苗的数值也受到了台湾学界的强烈反弹,引发了大量质疑,有些人觉得这些数值过于美化。“中央研究院”基因体研究中心研究技师詹家琮称,这次高端疫苗所针对的病毒只是过去在武汉发现的毒株数据,是“非常取巧,非常不专业,更是不道德的作为。”詹称,二期解盲应加入在英国和印度发现的病毒株的实验数据,否则无法保障疫苗前途及台湾人健康。更多的学者认为,目前高端疫苗实验数据,只能证明其会产生免疫反应,而因为人体细胞的复杂性,这种免疫反应不见得一定就有作用,所以也意味着有没有保护性是存疑的。打个简单的比方,就是即便会发动汽车,也不代表就能开车上路。

高端疫苗在解盲之前,台湾地区流行疫情指挥中心便对其进行采购的行为,就已经造成了学界反弹,包括很多实际参与研发的研究者。其中主持二期试验执行总主持人、台大医院感染科医师谢思民发文表示,不理解这是什么样的条件式采购合约,怎么会在连11个临床试验主持人都还不知道解盲是否成功的情况下,政府就先下单500万剂,他强调,如果解盲出来,疫苗是失败的,这合约该怎么办?

“中研院”院士陈培哲更是怒轰,三家台湾公司的疫苗研发都针对技术上难度很大的蛋白质次单位疫苗,是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行为。不但很难成功,更不可能如蔡英文所说的,在7月份做出来。而仅做二期试验,就通过政府救急授权,是违背科学也是违反民意的。他的结论是民进党政府不信任科学。

左:蔡英文;右,陈培哲

但在陈培哲发出质疑后,立刻被亲绿媒体人周玉蔻爆料,陈培哲是台产疫苗审查专家会议成员,这样做违背工作伦理。陈培哲则回应自己早在5月便已辞掉职务,他就是因为担心审查委员会难以秉持独立性与专业性,无法科学审查而离开这个岗位的。陈直指最大困难就是来自蔡英文,她已经讲了7月底要打台湾疫苗,在这种情形下,“食药署”还挡得住蔡政府的压力吗?

不过比陈培哲怒轰更叫人担心的,其实是周玉蔻的泄密问题。按说审查委员会名单应该是绝密的。保密的原因就是防止专家们受到外力的干扰而影响到审查的公正,但现在为了攻击陈培哲,名单便被绿营侧翼周玉蔻轻易获得,某种程度也证实了这次疫苗审查,谁都可以轻易拿到审查专家名单,以施加影响力,当然已经毫无公信力可言。

台湾媒体人周玉蔻

陈培哲过去是深绿人士,全家都支持蔡英文,但“一言不合”便受到绿营的围剿,皆因绿营不能容忍“叛徒”。一时间,针对陈培哲出现了各种攻击,有说他是为了争取更高位置不得而怀恨在心,还说他在大陆担任药厂顾问,不管三七二十一“抹红”再说,甚至还有人拿他弟弟的发言来攻击陈培哲前后不一致。

不过陈培哲显然有心理准备,他接受采访的时候称,“当我决定对外发言时,已做好被网军抹黑、侧翼攻击的心理准备,我知道这绝对不是唯一一次,以目前的政治氛围,以后还会遭受更多指摘与污蔑,但我勇于承担,并泰然处之”。

民进党为什么把自产疫苗搞砸了?

以台湾的生物科技实力而言,发展自己的疫苗其实也无可厚非。但要是在其中加入太多的政治因素以及个人算计的话,这种研究,从一开始就是变味的。研发疫苗对于台湾本来可能是一场机遇,但民进党却因为意识形态问题,最终把这场机遇变成给自己挖坑。

民进党定下自己研发疫苗的战略时,台湾岛内疫情并不严重,实际上也有了一年的缓冲期让其进行研发。但研发疫苗应该与引进海外疫苗并行无误,无论是出于竞争的立场还是为台湾人民生命安全的立场上。但台当局把重注压在自产疫苗上,某种程度也想以此为其所谓的“台湾意识”“台湾第一”进行鼓吹。就像他们把两岸关系逼上绝路一样,在疫苗研发上也是一意孤行,挡住世界上那些相对成熟的疫苗输入,罔顾科学伦理,修改规则,横加干涉,看似保护自己的疫苗研发,实际断送了机遇。

台南新营体育馆疫苗接种站13日启动

尤其在5月份岛内疫情突然暴发,每天台湾民众死伤惨重,在此水深火热的时候,台当局还是坚守固有计划。不但自己无心去国际争取疫苗,还千方百计阻拦地方县市自救,以及民间机构与善心团体的捐赠,不顾人民死活,护航台湾疫苗的行径当然激怒了台湾民众。

在已经引发巨大民怨的情况下,民进党当局还是固执己见,为了尽快推出自产疫苗,不惜拔苗助长。在二期试验没有结束的情况下就对其采购,蔡英文亲上火线,吹嘘台湾疫苗,有意无意之间无论对主管部门还是股价都产生影响。过去的地区副领导人陈建仁甚至在不该知道自己打的是生理盐水还是疫苗的情况上,就标榜疫苗效果很好。所有种种,都悍然不顾台湾民众的观感。而最近,又爆出台当局采购的高端疫苗,价格居然是现在AZ疫苗的8倍。陈时中在接受民代质询的时候还振振有词,大家不是说再贵都要买!

问题是,台湾民众再贵也要买的是国际上的那些成熟疫苗,半成品卖这么贵,即便不谈官商勾结、相互图利的原因,或许高端疫苗打一开始就不打算把疫苗卖到岛外面去,所以当然要把成本摊进来了。

抢打疫苗 台湾权贵们现在拿特权争取人权

在世界上很多国家和地区为了鼓励民众注射疫苗而开展各种奖励活动的时候,台湾却因为民进党当局的疫苗政策僵化,让台湾人到了疫苗一针难求的地步。虽然有一些有能力的民众到大陆和外国去注射疫苗,但更多人还是困守在疫情肆虐的岛上无计可施。这时候,一些有权有势的人,却得到了打疫苗的机会。不患贫富患不均,这当然触犯了中国人社会的大忌。

5月14日,台湾进入三级警戒前一天,陈菊跑去注射疫苗,还洋洋得意发文鼓励民众去注射。但那时候,因为疫苗紧张,台当局已经暂停自费注射。也就是说,除了陈菊,一般老百姓想打疫苗也没有地方去打。

陈菊接种疫苗遭炮轰

经济部门负责人王美花因为与确诊者密接而隔离的时候,也被外界得知,她和她的老公,“国安会”秘书长顾立雄都已经注射了疫苗。民众也由此得知,台当局已经宣布将相当规模的官员以维持防疫体系运作的“中央及地方政府”的重要官员名义,列为第二类注射范围,其序列排在更容易死亡的老人前面。更多一线的工作人员得不到疫苗保护,那些身居幕后的人反而优先施打疫苗,当然叫人寒心。

至于什么是“重要官员”也是任意认定,如前些时候,因为造谣而离职但很快又被以“顾问”名义留职的苏贞昌幕僚丁怡铭也注射了疫苗。丁怡铭何德何能?陈时中解释因为丁怡铭经常和他开会。而云林县长张丽善也是地方上的防疫指挥官,她的哥哥张荣味因与其同住的名义而注射疫苗,却被陈时中宣布要立即查办。

8日深夜,传出台北一家名为“好心肝”的诊所违规帮一些民众注射疫苗,其中不乏权贵。对于绿营来说,他们认为这不失为一个绝好的转移疫苗不足焦点的机会,便拿此去抨击台北市长柯文哲管理混乱,柯市府的卫生局长也由此宣布负责请辞。此外,绿媒还想借此去打一些违规注射的蓝营权贵,如周玉蔻就指控赵少康有去注射,赵少康立刻进行自清,甚至亮出胳膊让人去找针眼。

但后来随着流出的名单越来越完整,发现其中蓝绿都有,甚至绿大于蓝。陈时中也一改要严办的口吻,称研究后再处理。违规注射疫苗名单中一些艺人如郭子干、侯昌明夫妻,以及电商董事长詹宏志接连出来道歉,称做了不该做的事情。黄暐瀚感叹说,这虽然是特权,也是人权,如果疫苗足够,何至于此。

而媒体人蔡诗萍也说,这是二桃杀三士的悲剧,因为社会上各阶层彼此都失去了信任,台湾为此更加撕裂。

台北市长柯文哲表示,就管理疏失的部分向大家道歉,他承诺会调查清楚不会逃避责任。但他也感叹台湾疫苗不足,写道“疫苗够,怎会有疫苗特权阶级?”

来源:深圳卫视 作者:许亿,深圳卫视直新闻特约主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