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美国越干预香港 乱港分子下场越悲惨

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夏宝龙在“香港国安法实施一周年回顾与展望”专题研讨会上,正告欧美一些国家和政客:“你们粗暴地践踏国际法、干涉我国的内政,对我们做的毫无意义的所谓制裁,只能更加激起我们的愤怒和对你们的蔑视,只能不断敲响你们在香港的代理人──反中乱港分子的末日丧钟,只能是搬起石头重重地砸在你们自己的脚上。历史的长河已经无数次证明,胜利一定属于不屈不挠的中国人民!”

“废纸制裁”成世人笑柄

夏主任的讲话充分反映了中央对维护国家安全的坚强意志,有底气有能力应对外国干预。美国的所谓“制裁”或商业警告,动摇不了中央和特区政府捍卫国安的决心,也不会损害香港的营商环境和国际竞争力。说到底,企业选择投资地不会听从政府的指挥,主要看是否有投资价值,美国的横蛮干预打击不了香港,只会令其在港的代理人陷入万劫不复境地。就如过去几年一些大力呼吁外国“制裁”的揽炒派政党政客,有再出来“欢迎”美国的“制裁”或警告吗?有再出来配合美国的政治恐吓吗?没有了。在国安法之下揽炒派终于知道什么是国安底线,什么是政治禁区,他们就算有“卖国”之心,也再没有“卖国”之胆,这就是国安法的威力,这也是欧美对国安法攻击不遗余力的原因。

美国财政部日前称向七名香港中联办副主任实施所谓“制裁”,华府并向香港发出商业警示,提醒美国企业警惕香港实施国安法后,在港营商及活动的风险云云。中联办随即发表声明谴责,直指美国的制裁“除了更加激起我们对美国政客的蔑视、更加激发我们为国家利益而战的坚强意志外,毫无其他意义。”美国作为世界大国,现在却变成“世界声明大国”,没有停过的发声明干预、介入香港事务,但这样的“制裁”究竟还有多少作用?

美国的“长臂管辖”在香港并不适用,“金融制裁”中央官员根本就是一个假议题。中国银监会发言人已多次表明,香港的经济、金融活动由特区政府管辖,任何外国政府无权插手。当中说的是所有在香港经营的银行都不能执行美国所谓“制裁”。这样的“制裁”对香港而言,确实是一张废纸、一句废话、一场闹剧。

至于向在港经营的美企和个人发出所谓“商业警告”,更是双重标准,如果因为香港实施国安法而要发出“商业警告”,这样美国恐怕要对全球大多数国家都发出“商业警告”,原因是维护国家安全从来都是真正的普世价值。况且,美国政府有什么资格对企业下指导棋?因为政治原因要求企业撤资本身已经违背美国所谓自由经济。日前,美国商会更对此作出回应,指美企业认为香港仍是一个很好的立足之地,其他多个商会组织和金融机构均发声反驳了美当局不符事实的所谓警告。

美国无理抹黑香港国安法,但事实是该法实施一年来,港股新股集资额超过5170亿港元,按年增长54%;银行体系总存款额较国安法实施前增加5.6%,外汇储备超过3.8万亿港元;全球排名首100间银行中,78间都在港运营,充分显示出国际商界和广大投资者对香港市场的信心。美国以为单靠一个声明,就可以令到大批企业放弃中国市场,放弃最有潜力的粤港澳大湾区市场,这完全是他们的一厢情愿。

在港代理人被问罪必成弃卒

美国的无理、无用、无聊声明,以及其肆无忌惮的插手香港事务,不但动摇不了中央、特区政府执行国安法的意志,反而将其在港的代理人置于更悽惨的境地。西方势力在“黑暴”爆发前后,为代理人提供支持,令他们在香港肆无忌惮的“煽暴煽独”,肆无忌惮的呼吁外国“制裁”国家和香港。

但国安法出台后,执法部门重槌出击,将揽炒派打得七零八落,西方势力除了口头声明外,有提出任何支援吗?没有。他们不但没有任何援助,更罔顾其代理人死活,继续摆出一副明火执仗干预香港的姿态,这不是正说明中央重槌出击是正确,也说明国安法出台、新选举制度的确立,以及连串拨乱反正,追剿外国势力在港代理人的措施,是必要的吗?华府愈多“制裁”,愈坐实这些代理人的罪状,更要求执法部门将外国势力在港煽风点火的代理人以及NGO、卫星组织一并处理,美国的所为等如将自己的代理人推向火炕、成为箭靶。

这样就说明了为何美国近期的所谓“制裁”,不要说在香港社会关注极为有限,连揽炒派也不敢出来表示“欢迎”,当作没有事发生过一样,原因不但在于国安法的震慑,更在于他们知道,外国愈“制裁”,中央及特区政府的打击力度就会愈大,他们的处境也将愈悽惨。“为外国而战”的黎智英、被华府视作上宾的黄之锋,现在怎么样?谁想步他们的后尘,成为西方势力的“弃子”?

来源:大公报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